上| 不是编程专业出身,看我如何搞定西门子的工作

2019-09-14

每天一工作机会

每周一德职原创

助您在德国插队

 

有些人在工作中成长需要三年,有些人只需要三个月。游走在德国的作者小邹应该就是属于后者,用心记录着工作中的点点滴滴,观察,反思,改进,成长!

 

最近又通过公众号平台结识了不少和他一样,将自己在德国插队的故事记录下来的人。但是受限微信公众号的篇幅愿意,不能一一在这里转发。所以请大家移步我们网站work-in-de.de职场必须专栏,那里会有更多优秀的公众号和文章推荐!

 

 

我们因为整个公司范围内,包括外部的停车场,都禁止拍照,所以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图文无关,还请大家见谅。
往期文章我也分享过我在西门子的经历,有求职之路的坎坷:
留德两年,我做了六份不同的工作才成为西门子学生工
有顺利得到实习后的喜悦:
记 | 我在德国这样“找关系”,走后门进了名企
还有真正在西门子上班后的惊诧:
我在德国西门子,说十件不可思议的小事
但其实我还一直没有从工作的角度上,谈谈德国西门子的工作经验给我带来的思考与成长。白驹过隙,一转眼我已在西门子工作了一年半,现在是时候总结沉淀一下这一年半的工作经历,不仅是希望能给想了解西门子的读者一些参考,还希望能给未来的自己留下一份文字回忆录。

【 蜜月期 】
“很荣幸我能在西门子实习”
那是初春的一个夜晚。还在实验室做课题研究的我,每天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一个人闷在实验室做研究的日子是难熬的,所以如果当天有课,我倒会开心得像只从铁笼里放出来的小鸟。
像往常一样地,我拖着疲惫的身体骑着自行车,从位于市中心的实验室回到我位于城市最南端的合租屋。一路上,房屋俞见低矮稀疏,绿木俞见繁茂密实。我无心欣赏乡间美景,脑海中还在计划着明天在实验室的工作内容。
二十分钟的车程我就回到了家。放下书包,打开手机,连上网路,我看到一条未读邮件,发件人是招我面试的莫瑞茨。两天前我去面试了西门子医疗的实习生,没曾想这么快就出结果了。

我面试时搭乘的那辆城际列车
除了参加面试的我,车厢空空如也
我忐忑不安地不知是否该打开邮件。在这之前我已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找实习的日子,心里早已暗暗下定决心,这一次如果再不成功,我就回国实习。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没事儿,大不了就回国实习嘛”;可是我清楚,如果我毕业之后想在德国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在德国实习才是一个最正确的决定
我点开邮件,“我们很乐意提供这份实习岗位,请将以下材料提交给人力资源部……”。我兴奋得大声叫了出来,在自己房间里像个三岁的孩子一样乱蹦乱跳。隔壁间的室友听到叫声连忙赶来,询问我发生了什么。我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他后决定去超市买瓶香槟一起庆祝一下。
拜仁州的超市晚上八点就关门。看看手表,还有十五分钟,我得抓紧时间。我虽然住在人口只有三千人的小村子里,但是购物却很方便,骑车只需要穿越一座公路桥,两分钟就能抵达最近的一家超市。骑车经过公路桥,春风拂过脸颊,夕阳下俯身看到车来车往的高速公路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突然心里一阵暖流流过。
德国公司都有规定,正式开始上班的第一天必须到岗。西门子更是规定需要携带护照等身份证件,以此确认身份。老板看了看我的护照,对着我说:“很开心我们组能够拥有你这么优秀的学生。”因为我有一位家人在医院的放射科工作,所以我久闻西门子医疗的大名,连忙回答说:“我很荣幸能够在这么优秀的公司实习。”老板尴尬而不失礼貌地朝我笑了笑,呵呵。

公司工位的排布很有意思。一间大的办公室,中间是走道,两边是工作区。工作区由可移动的板墙隔成诺干个隔间,一般四位员工分享一个隔间,两两并排而坐,互相却背对背。一般正式员工们坐一个隔间,未转正的外部员工和学生工、实习生坐一起。因为正好有一位同事退休,我被安排坐上了他的位置,得已和我的辅导员背对背一起工作。
上班第一天,辅导员就带我参观了整个公司。我就职的西门子医疗其实是西门子旗下的一个子公司,其研发部门除了我们德国的总部,还在美国、中国、印度设立分公司。在西门子医疗下,还分为CT(计算机断层成像),MRI(磁共振成像),AT(先进治疗),DI(诊断成像)等等分部。每个分部又都有自己相对独立的研发部,市场部,创新部,生产部等等。而就我就职的研发部门而言,对于产品的不同功能单元又接着细分为不同的工作小组,每个工作小组又会在内部继续细分……组组部部,无穷尽也,以至于上班的前一个月我都没能记下我所在的小组名字——整整13个字母的字母缩写!

回想开始上班的第一周,我好像什么也没有干。不是我偷懒不愿意工作,而是德国人所谓的官僚主义。首先,如果我想工作我需要用我的员工卡注册电脑,而在这之前我先必须激活我的员工卡,为此我得去一个叫做myIT的技术部门。电脑能使用了,不代表我能开始工作,因为很多文件夹我没有权限打开,所以我需要向一个叫做MADIS的平台发送申请。我也无法自由地在网路上下载编程软件,因为我不是自己电脑的管理员,所以我还需要去另外一个平台(我已经忘记名字了……)申请管理员的身份。就算我是管理员了,针对一些具有一定安全风险的软件我还是没办法使用,因为西门子内网的防火墙的设置。更别提提交完申请后,有时可能要等待上两个工作日申请才会被接受。
或许正在阅读这篇文章的你,光是听我说以上几点就已经头大了。而那时的我,并不清楚西门子的内网有这么多层层递进的安全管控,为了安装我工作需要的python我就折腾了一整天。查阅各种资料,试过了各种方式,就是没办法安装。于是,下班回家后我尝试在家中电脑重新安装python,一样的方式轻松安装——看来不是我安装的方式不对。不愿意麻烦同事的我,第二天上班决定询问我的辅导员,我这才知道要先申请管理员权限才能够安装软件。
这样的事情发生过不止一次。安装好python后,我自以为我就可以愉快地做个码农了,可是在家一直惯用的爬虫模块怎么都无法安装,同样是花费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查阅资料,尝试不同安装手段。都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也吃一堑长一智猜测又是西门子的权限设置所致,一问同事果然如此。
除了因为不清楚大公司的安全设置,让我浪费了不少不必要的时间外,还有我专业的原因。我本科硕士就读的都是机械专业,编程本是我的业余爱好,因为阴差阳错而成为了一位程序猿,但是和真正就读信息专业的学生比起来,确实基础更薄弱。我清楚我的短板,所以我也用下班的时间恶补了不少信息专业的基础知识。
 

对于外国人而言,在德国实习面临的另一个挑战可能是语言在西门子这样一家国际化的大公司上班,仅仅会德语肯定是不够的,英语也必须达到交流无误的水平。因为在上学期间就经常和外国同学厮混在一起,所以我的口语不管是德语还是英语都没有太大问题,刚开始的实习期和同事们沟通工作不存在语言上的障碍。但是毕竟不是母语水平,听到一个没听过的单词,第一反应就是“这可能是个新词汇”;但是在西门子,这很可能是一个只有西门子人才听得懂的词汇。譬如我所在的小组是开发血管造影技术的图像处理链的,很多算法的名称就是在谷歌上都查无所获。加之西门子人酷爱缩写,一个新部件,一个新功能,可能就是一串字母缩写。对于那时第一次涉足大企业的我来说,有时听的是一头雾水。在学校被同学称赞的语言水平,进入公司后,才发现仍然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实习期的我,除了面临专业技能方面和语言方面的挑战,还深深为公司的各种内部使用的各种软件和平台而头痛。西门子和微软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几乎所有的办公软件都采用微软的软件。首先,最常用到的邮箱软件outlook我就并不太熟悉。还有一些我从未使用过的软件如circuit,SAP,Syncplicity。各种平台如申请文档阅读权限的MASID,申请办公设施的SHARP,申请个人文件的PaaS,人力资源部也有自己的平台CARL,还有至今我都不太清楚他们是干嘛的Atos和ULMS,更别提我傻傻分不清楚的meetIT,UseIT,myIT……
这里我想插入个小故事。后来因为搬办公室我的电话无法正常使用,同事告诉我我需要找SHARP,在这个平台上发送申请后他们告诉我我应该去找myIT,去到myIT他们告诉我他们不负责管理电话,我应该给Atos发邮件,最后Atos又说我的电话并非没有使用额度,还是得去找SHARP。饶了一圈,我又回到了原点。官僚主义,这可能就是跨国际大公司的弊端吧。我想,就算是问在西门子工作了三十年的老员工,他们也未必清楚西门子这些大大小小的平台到底是干嘛的。
当然,我这里并非想吐槽,而是想告诉大家,如果想进入一家大企业工作,你需要做好与官僚主义周旋的准备。
 

其实,西门子除了这些工具类的小软件大平台,最让我叹为观止的其实是他们组成的一个更庞大的生态系统。西门子的局域网每天会更新公司的新闻,讲述员工的故事,完全担任了一个新闻机构的职能。西门子还使用微软旗下的雅玛即时动态更新平台(yammer),你下班时间发推特,上班时间可以刷雅玛。为了能够留住人才,西门子甚至还有自己独立的招聘平台,每天会推送西门子内部的工作。以及自己品牌的医疗保险SBK(西门子企业医疗保险),不过这品牌在前些年已经从西门子中独立出去了。当然,我举的这些例子都还是九牛一毛,毫不夸张地说,你在生活中需要的所有服务软件,你都能在西门子找到对应的版本。西门子,已经在内部局域网建立了一个完整的软件生态圈,这是小公司难以企及的。
万事开头难,尽管因为公司庞大的体量给我带来了不小的挑战,但我还是不得不说,西门子确实给初涉职场的我来说,提供了一个舒适的成长环境。
现在翻看当时的朋友圈,我很矫情地发过一条“明天公共假期,好舍不得可爱的同事们啊”,配图是我坐在回家的城际列车看到的动人的夕阳。现在看来挺矫情的,当时真的是发自肺腑有感而发。现在想来,应该是因为西门子的工作给我提供了在学校难以找到的集体归属感。

当时发朋友圈的配图
“明天公共假期,好舍不得可爱的同事们啊”说的是真心话
德国的大学没有班级的概念,就算是同一个专业,因为专业方向和个人兴趣不同,课程也可能是千差万别。加之,德国人又普遍相较冷漠,我所就读的工科专业更有甚之。所以在德国大学念硕士期间,下课想找个周围的同学聊会儿天,大家一般都会很礼貌地拒绝你。被拒绝得多了,自己好像也觉得不该浪费人家的时间用来闲聊。所以在学校的日子,大多数是一个人背着书包穿梭在自己选择的课堂之间。在中国从小就适应了集体生活的我,确实表现得无所适从。

在西门子,大家同坐一个办公室,一天七小时都在一起,午休的45分钟也会成群结队地一起约饭,好不快哉。除此之外,如果生活上出现一些棘手的问题,也可以向同事请教,大家都会耐心解答。比如我想问问德国医疗保险哪家好,同学们才没空搭理我呢,一般会让我自己上网搜索;同事则一般会耐心地告诉我他们买保险的经验。这些生活上的琐事,同事们都会不遗余力地给我一些有建设性的意见。除此之外,同事们在闲聊的时候有时也会敞开心扉讲述自家的事儿,时不时也会带一些小零食和同事们一起分享,过生日还会从家中带一些自制的糕点。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适应了二十三年集体主义的我终于在西门子找到了集体的温暖。
除了我在学校不曾感受到的集体的温暖,西门子的工作环境确实极佳。很难相信,作为实习生的我被安排独立研发一套测试系统。我身边不乏实习生被剥削的故事,因为公司没活儿干或者不被信任,实习生往往被安排做些无关专业的苦力活儿,端茶送水,打印碎纸,当翻译当秘书,还美其名曰成功者必先苦其志,劳其筋骨。我非常感激我的小组成员如此信任我,给我了一个如此有趣的工作,让我从中得到了极大的锻炼,让处在工作蜜月期的我干劲十足。
------------
对于作为职场小白的我来说,西门子的确给我提供了一个舒适并且充满挑战的工作环境。通过这份工作,让我对德国工业界产品研发的环境,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感想颇丰,不愿因为文章太长而丧失可读性,决定按照时间轴分开着笔。这一期是工作蜜月期,下一期我会聊到工作的迷茫期,以及我是如何找到一套合适的工作方式克服迷茫的。
咱们下期见。

正在招人吗?您可以登录我们的网站https://www.work-in-de.de/免费发布!或者将信息发送至:jobs@work-in-de.de。队长菌将以超人快递小哥的速度将信息送到求职者手中!

扫描二维码,召唤队长菌

不是你想要的职位?点击原文阅读查看更多工作信息!或者把好机会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查看所有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