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中国资本收购德国机场那点事

2019-09-14

2019年9月3日,德国《明镜》周刊报道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中国投资者希望拿出诱人的2亿欧元,进入当地的拉尔机场。小编看到这则新闻表示非常惊讶,脑子里立刻想出了三个问题:拉尔机场在哪里?投资2亿欧元要做什么?中国在德投资机场有成功的案例吗?下面小编为大家剖析一下中国资本收购德国机场的历史。

 

 


 

1.  拉尔机场的历史

2.  林德国际物流公司收购帕西姆机场

3.  普仁集团收购吕贝克机场

4.  海航收购法兰克福哈恩机场

 


 

1.  拉尔机场的历史

 

拉尔机场坐落于德国巴登符腾堡州的黑森林的小城拉尔,目前有4万6千名居民,位于德国、法国、瑞士三角地带。机场紧邻A5高速公路距离斯特拉斯堡/弗莱堡45分钟,卡尔斯鲁厄1小时,距离瑞士巴塞尔1个半小时,距离斯图加特2个小时。

 

 

拉尔机场始建于1913年用于齐柏林飞艇的训练基地,之后经历一战二战以后分别被法国,加拿大军队占领。之后英国维金斯集团(Wiggins Group plc)与2001年变成了拉尔机场的主要股东,为机场申请了一般机场牌照并且将机场成功的从军用变成特殊货运机场。之后拉尔机场又经历了更换股东,申请民用执照频频被拒以及股东破产。2012-2013年拉尔市政府出资340万欧元收购了机场201公顷土地,运营许可以及固定资产并新成立了Lahrer Flugbetriebs GmbH & Co. KG公司用于机场管理。目前就场具备一条3千米的跑道,可以为PCN100以下的飞机提供起飞降落支持。从经营许可来看,拉尔机场可以允许任何规模的货运,去往Europa Park客机以及20吨以下的飞机。另外拉尔机场也提供个人或者企业航线的服务,目前的工作重点是为黑森林附近的企业提供商业航线服务,例如Zalando。每年拉尔机场有大概1万次起降。

 

 

 

从拉尔机场的财务角度进行分析,负责运营的Lahrer Flugbetriebs GmbH & Co. KG属于典型的小型企业。从公共渠道的消息来看,企业2017雇佣了18名员工,企业资产负债表总额才55.5万欧元。在资产表中,固定资产累计11.6万欧元,短期资产31.1万欧元,企业亏损10.8万欧元。而从负债角度来看,企业绝大多数的资金来自于短期负债,而其中超过一半的借款来自于股东。

 

 

Lahrer Flugbetriebs GmbH & Co. KG 历年资产负债总额:

 

 

 

说到拉尔机场不得不提目前的管理者:Dr. MartinHerrenknecht。自从2013年拉尔市政府收购机场,Herrenknecht便被推荐为机场管理者。Herrenknecht是当地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其Herrenknecht AG是一家年销售额超过11亿欧元的大型隧道掘进机制造商。在参与拉尔机场管理的同时,Herrenknecht还有自己的飞机租赁公司Herrenknecht Aviation GmbH,而该公司2017年的销售额达到了4060万欧元,是拉尔机场较大的客户。目前Herrenknecht许诺帮助拉尔机场运营至2021年。

 

 

 

 

从拉尔机场目前的企业资产,盈利状况,运营许可范围来看,中国投资者的2亿欧元可谓巨款。目前机场的固定资产只有十几万欧元,每年预计维护机场设备的费用仅为2.5万欧元。2亿欧元的投资可以将机场的规模,设备,用途等完全颠覆。目前拉尔机场的状态是特殊机场,按照德国法律规定特殊机场并不能满足日常运营服务。所以投资者在做决定的时候需要谨慎考虑客运许可的申请周期,投资建设周期潜在客户订单,投资回报周期以及与周边机场的竞争等因素。毕竟拉尔机场附近有斯特拉斯堡,卡尔斯鲁尔机场。黑森林地区的客户需求是否能支撑如此规模的大型机场还需要进行充分调研。

 

2.  林德国际物流公司收购帕西姆机场

 

中国企业第一次收购德国机场发生于2007年。在郑州国际会展中心举办的“中国河南·尼日利亚拉各斯·德国帕希姆经济合作商贸投资洽谈会”上,与会的“德国什未林市(Schwerin,德国梅前州首府)代表”披露了一个举国震动的消息:中国林德国际物流公司以3000万欧元现金并追加7000万欧元投资的条件购买了位于梅前州的帕希姆机场。帕希姆国际机场位于原来东德地区的梅前州(Mecklenburg-Vorpommern) 地处汉堡和柏林之间,始建于1937年,总占地面积1.3万亩,附属经济区占地50万平方米。机场距汉堡90公里,离柏林约120公里。拥有两条3000米的跑道,可起降各种机型的货运和客运机。

 

 

 

 

这个机场最早是德国纳粹时代的一个军用机场。战后被当时的苏联红军掌管,是苏联战机的重要军事基地。1970年还改为直升飞机基地。1992年11月13日,在两德统一之后,苏联红军撤兵,机场改为民用,由FPM (Flughafen Parchim Mecklenburg GmbH) 机场管理有限公司接手。该机场获得24小时营运许可(德国因为飞机噪音扰民,很多机场在23点到早上5点之间禁飞) 。具体业务由帕希姆县经济促进局负责。由于经营不善,缺少货源,该机场多次装修并多次易手,却仍未改变亏损状态。2006年年底,当地政府向全球招标出售帕希姆机场。

 

2007年7月1日,庞玉良的林德国际正式接管了帕希姆机场,并成立了经营公司Baltic Airport Management GmbH(波罗的海机场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企业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1.2007-2010年稳步发展,2. 2011-2014年大幅投资,2015-2019年逐渐消退。我们可以根据资产负债表状况来看一下帕西姆机场的发展。

 

 

波罗的海机场管理有限责任公司2007-2015年资产额变化:

 

 

 

2007-2010,帕西姆机场运营公司的资产稳步上升。波罗的海机场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在2007年接手机场后亏损了36万欧元,但是2008-2010财年均达到了微盈利。而2008年3月底,林德要支付1300万欧元的第一笔购买款。帕希姆县政府此前已经得到通知,庞玉良董事长没有获得中国政府转账的批准。

 

2008年4月,庞玉良董事长宣布,通过出售机场的一部分所属土地给房地产投资公司Goodman(嘉民集团,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工业房地产投资信托公司之一,也是全球最大的工业地产基金管理人之一。嘉民集团的主业是物流和工业地产) 来支付第一笔机场购买款。2008年7月18日,解决问题的方案找到。Goodman转账到汉堡的一家律师事务所的账号上1300万欧元,其中帕希姆县获得1200万欧元,帕希姆市(属于帕希姆县)获得100万欧元。2010年2月15日,庞玉良董事长没有支付已经到期的第二笔购买机场款1775万欧元。他表示无法支付这笔款并要求能推迟付款。

 

2010年5月12日,帕希姆县议会通过了一个降低机场购买价格的决议。从原定的3000万欧元中减少1250万欧元。也就是说,本来还应该支付的1775万欧元,现在改为仅需再支付500万欧元,分期5年付清,每年100万欧元。在新的合同中规定,到2011年年底,庞玉良董事长要最少为机场的维修扩建投资770万欧元。其中提到要建一个新的机场观测塔。也就是说,之前的3000万欧元收购价格,经过林德国际卖地协商,自己实际需要支付500万欧元。而从官方的报道的新闻中,我们看到林德国际只有在2010年12月30日支付了第一笔100万欧元的购买款。

 

 

2011年10月21日,经过多次推迟,在帕希姆机场启动了新的观测塔的兴建。到2012年4月将建成投入使用。这也是原来的临时观测塔特许使用的最后期限。所以从企业的资产负债表中可以看到,2011年的固定资产暴增至1604万欧元。而2010年的固定资产仅为68万欧元。而修建机场观测塔所用的资金绝大部分属于长期负债,另外企业2011年注资了300万欧元用于自有资本。2012年固定资产继续增加,达到了2392万欧元,2013年的固定资产达到了巅峰时期的2983万欧元。虽然2011-2014年企业均微盈利几万欧元,但是其长期借款从2011年的1584万欧元升高至2014年的4032万欧元,主要借款来自于公司间借款以及股东借款。2014年底,企业的负债率超过90%

 

第三阶段,企业的固定资产从2014年的2671万欧元下降至2015年的367万欧元,与此同时企业负债从2014年的3815万欧元降至2015年的1721万欧元。小编在企业的年报中看到,企业负债降低的原因是“公司间借款“降低。所以这里存在将固定资产出售其他从属公司,以降低机场管理公司负债的可能性。而Baltic Airport Management GmbH 2016年以后的财报到目前都没有公布实属异常。

 

2016年9月,机场的员工开始进入缩短工时的阶段。此外,机场从周一到周六每天开门6小时,而原来是每天开门10小时。在2014年机场还有差不多7000架次飞机起飞,到了2015年仅有4000架次。2017年4月,经过半年时间,机场的缩短工时时期结束。此外,机场开张的时间也恢复到原来的状态。根据林德国际提供的数据,机场当时有员工25人。2017年10月,机场投资人庞玉良不再担任林德国际的总经理。当地的政客和生意伙伴据说一年半的时间没有见到庞玉良董事长了。2018年12月,机场的20位员工被解聘。 2019年5月,帕希姆机场破产。机场的经营公司Baltic Airport Management GmbH提出了破产申请。Schwerin法院在2019年5月9日对外公开宣布这一消息。

 

 

3.  普仁集团收购吕贝克机场

 

吕贝克机场距离汉堡东北54公里,是一座位于德国石勒苏益格-荷尔施泰因吕贝克的区域性商用机场,主要服务于吕贝克及汉堡,为汉堡都会区第二大机场。与帕西姆,拉尔机场相比,吕贝克机场具有辉煌的历史。

 

 

 

 

在1990年两德统一后,吕贝克机场主要由包机航空公司使用,并于1997年新建了一座入进航站楼。爱尔兰籍廉价航空公司瑞安航空自2000年开始在吕贝克机场开设航班飞往伦敦-斯坦斯特德。2005年,吕贝克市将吕贝克机场的大多数股份售予新西兰公司英孚兰特,以期对机场进行扩建。瑞安航空则宣布计划建立其在德国的第二座基地,同时部署4架波音737,并希望自2006年起每天在吕贝克机场起降42个航班往返于欧洲13个不同的航点。

 

然而在环保团体德国自然保护联盟及德国环境与自然保护联盟的推动下,石勒苏益格高级行政法院于2005年7月对机场作出了违反欧盟相关法令的裁决,航班的扩展计划受到了质疑。2008年1月底,机场和环保团体宣布双方已达成调解协议,当中包括成立一个基金会以保护机场周边地区的生态环境。然而至2009年10月底,由于吕贝克机场疲软的运营表现未能符合其预期,英孚兰特宣布撤资。2014年6月,瑞安航空宣布有鉴于机场未来不明朗的情况,自2010年10月起终止往返吕贝克机场的所有航班。

 

 

吕贝克机场历年运营数据:

 

 

 

就在吕贝克机场前途不明朗关键时刻,2014年7月,机场售予中国普仁集团在德投资企业,德国普仁(PuRen Germany GmbH),普仁提出计划建立航空医疗中心、飞行学校,飞机检修基地等设施,并将机场改造成中国旅客访欧的中转枢纽。接手时陈永强提出的,增加客流量,创办中国到吕贝克的治疗疗养旅游。

 

德国媒体亲自到陈永强所提到的土耳其航空公司调查,结果是:土耳其航空公司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中国公司,有这么一回事。媒体到州大学在吕贝克和基尔的医院去调查:这些医院说他们既没有与陈永强公司谈过这项业务更没有收到过具体的计划。2015年6月,陈永强的普仁集团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宣布启动“普仁国际飞行学院全球(中国区)招生”。按照该计划将在吕贝克培训来自中国的学习飞行的学生,每个课程五个月到二十个月,收费最多到十一万欧元,今年准备招生一千到两千人,未来学生数量计划到达五千人,六月份正式启动。事实上,全德国每年才只能接纳两千位私人学习飞行的人,所以未来接纳五千人完全是不可能的,不着边际的说法。2015年9月,德国普仁就机场再度申请破产,是为机场第三度投资经营失败收场。

 

 

 

 

4.   海航收购法兰克福哈恩机场

 

哈恩机场位于德国莱茵兰-普法尔茨州境内,是自1993年由原美国空军基地改建而成的民用国际机场。其货运量位居德国第五,在客运方面,机场主要提供廉价航空服务,是德国第十大客运机场。离机场最近的主要城市包括特里尔、科布伦茨和美因茨。机场距离法兰克福以西约100公里。与上面提到的三个机场比,法兰克福哈恩机场无论从客户还是货运均遥遥领先。

 

 

 

 

哈恩机场是由美国空军基地改建而成的民用国际机场,以前在产权上是个国有机场,亏损严重成资金短缺运营困难,仅2016机场亏损达1409万欧元。加上离法兰克福市区相对较远,经营状况不佳,需要耗费政府的大量财政资金来维持运营。所以从2015年开始,州政府就寄望引进新股东发挥自身资源与运营优势,找到哈恩机场扭亏为盈的路径。

 

在海航购买法兰克服哈恩机场之前,还有段小花絮。莱法州政府内政部长列文茨(Roger Lewentz)2016年6月6日对外宣布,财政状况不佳的哈恩机场逾82%股权将出售给来自上海的益谦贸易公司 (SYT),整个机场的出售价格大约是1000万(也有报道是1300万)欧元。鉴于益谦公司没有在规定期限内支付一笔款项以及德国媒体实地考察后披露的情况,莱法州政府宣布交易作废。

 

之后经过了一年多对最终的三个报价进行筛选后,2017年8月9日海航集团成功收购德国法兰克福哈恩机场82.5%股权的交易正式交割,双方在德国莱茵兰-普法尔茨州进行了交割公证,表明哈恩机场项目正式成功落地,收购价格为1510万欧元。剩余的17.5%股份由黑森州政府持有。海航集团在收购哈恩机场项目上分别获得了来自运营、安全和基建等领域一定数额的补贴,其中包括7月31日由欧盟批准的2530万欧元运营补贴

 

 

 

 

讲到这里,来算一笔账,1510万欧元收购机场,完成以后“返现”2530万欧元,看似很划算吧?但是这笔账要这么算,就太天真了

 

哈恩机场长期被当成法兰克福国际机场的补充和备选,导致自身的优势没有发挥出来,加上航线缺乏导致的货运量和客流量没有规模效应,即便拿着补贴也没有用,机场还是亏损。根据哈恩机场最大客户瑞安航空公司预计,客流量将会在2018年开始逐渐减少。小编从fluglaerm.de网站上查到,2017年哈恩机场为瑞安航空公司提供运输旅客达到201万人次,而2018年仅为157万人次。而经过海航细心的耕耘,哈恩机场货运在2018年有较大提升

 

 

哈恩机场历年运营数据:

 

 

从哈恩机场运营公司2017年财报我们可以看到,海南航空公司于2017年3月1日签订了股权收购协议,2017年8月9日正式接管机场。因为2018年财报还未公布,所以我们可以看一下海航在2017年这5个月的管理业绩。从客运的两大客户瑞安航空以及Wizz航空来看,运载旅客数量均有所下降,因为这两大公司把一些线路更改至邻近的机场。虽然Wizz航空新添了四条欧洲行程,但是也无法阻止其他线路的损失。2017年货运吨数增加了75%,主要因为长期合作的Silkway, Etihad, Air Atlanta Icelandic/Senator 以及Atlas Air需求增加,另外美军过境货运也大幅增加。未来预计货运还会持续增加,但是将面临这与周边卢森堡,比利时荷兰等国家竞争的状况。上述国家的联邦空运机构对于定期航班以及包机的审批都较为灵活。

 

 

2017年哈恩机场共取得销售额3483万欧元,比往年增加了266万欧元。原材料成本基本维持在销售额50%左右,主要包含了地面和飞机除冰设备费用,能源费,燃料费,维护保养,机场安保,外部服务公司以及旅客入关服务费等。人工费用也占到了销售额的百分之50%左右。2017年哈恩机场雇佣了296名员工,平均的人工成本(工资,奖金,企业承担养老金等部分)支出为5万7千欧元左右。我们可以看到,仅仅原材料以及人工费用就已经达到机场的营业额。除此之外,每年固定的折旧在900万欧元左右,其他支出在800万-1158万欧元左右(主要包含租赁,广告,网络,咨询,保险等费用)。所以机场每年的亏损基本占到销售额的44%-50%。海航购买股权的1510万欧元,基本够覆盖机场一年的亏损。2017年企业预计,2018年的净损失为1250万欧元。

 

 

哈恩机场2016/2017年损益表:

 

 

从目前已知的信息来看,德国的法兰克福机场,慕尼黑机场,杜塞尔多夫机场,汉堡机场,科隆机场,汉诺威机场均处于盈利状态。尤其是大型机场净利润率基本能超过10%。而柏林两大机场,斯图加特机场以及一些中小型机场均处于亏损状态。从德国人民出行的趋势来看,最近几年越来越倾向于选择于大型机场出行。所以中国的投资者才选择投资的时候也要充分考虑,自身是否能够能够为目标机场带来足够的客运,货运以及其他资源。好机场不会卖,差机场难以管,这是目前德国投资机场的现状。

 

 

 

查看所有博文